钓鱼(凡事先放一边)

那是一个教师节前的一天。下午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一次数学考试,可是考试的时候我一无所知,一道题都做不出来。其间有个好心的女同学看出了我的窘状,想把自己做好的答案偷偷给我看,可要命的是我的眼睛又深度近视,加上考场的灯光又比较昏暗,结果她终究没能帮上我,我也只得随便做了几道题便提前胡乱交卷了,我想这极有可能又是一次零分之旅。

不过我交完卷后并没有立时离去,我还站在考场教室那边悠闲地看了看窗外的风景,看着外面熙熙攘攘、欢天喜地的各位学子,我的内心五味杂陈。后来,现场监考的那位短发女老师要我们已交卷的迅速离开考场,我才悻悻地朝下面走去,随后便离开了学校。

我本想直接回家,但路过“邱屋”路上的时候却看见不远处的“大队”路口边围了不少人,于是我便信马由缰地往那边走去。走近一看,原来那小溪边此时有不少人正在钓鱼,其中有德奎、喜元和邱屋的东东他们。突然,我看见德奎的浮漂猛地沉了下去,他急急起钓,哇,一条好大的甲鱼浮出水面!一开始,那甲鱼生猛得很,德奎在水面上把那大家伙溜了几圈以消耗它的体力,那甲鱼随着钓线的游走而在水里面起起伏伏,但不知为什么,大概是德奎的钓线太冗长了些,当他再一次拽起钓竿时,却发觉钓线上已是空空如也,原来那狡猾的甲鱼趁机咬断了嘴里的钓线逃跑了,只见它在水面上翻了个滚,露出了白白的肚皮,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真是晦气啊,懊恼的德奎看了看空空的钓竿,重重地啐了口唾沫,跺着脚在那边骂骂咧咧。

哇,喜元的浮漂也沉下去了!他迅捷地起钓,哈哈,又是一只甲鱼,这次总算把那只足足有四五斤的生猛大货撂到了上面的水泥路上。这次它再也跑不了了!喜元欣喜异常地把甲鱼揪了起来给大家显摆拍照,今天真是收获满满啊,喜元高兴得笑逐颜开!旁边的德奎斜眼望了望忘乎所以的喜元,也不知他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不过很快,德奎的浮漂又有了动静!这次他迅捷地起钓,又是甲鱼,我在旁边看得真真切切,水里有一团黄黄圆圆的大家伙的身影。不过,德奎这次又脱钩了!见鬼!他气得直接扔掉了手中的钓竿……

其间,由于我在那边大声地说了几句话,竟遭到了同在那边钓鱼的阿文哥的呵斥。我不免心生不忿,正欲离去。可就在此时,堂弟阿养以及小叔和满叔他们也来到了这边,满叔跟我说我家来了客人,我想反正父母他们都在家,因而便没有多加理会。我随即问阿养,你不是也有钓竿吗?还等什么呢?阿养听了,看了看他父亲,只见小叔沉默着没说什么,阿养这才迅捷地转身跑回家拿来了钓竿,不久后我们便也立在溪畔开始了钓鱼之旅。

今天的天气可真是好啊,天空蔚蓝蔚蓝的,称得上是万里无云,而且天气一点都不闷热,真是一个钓鱼的好天气!

是啊,有这么好的天气,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呢?我且先好好享受这美好的钓鱼时光好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圳钓鱼俱乐部 » 钓鱼(凡事先放一边)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