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最初的记忆,钓友有没有这样钓过鱼

以前为找到自己一支心仪的鱼竿你得提着小刀跑偏周围的大大小小竹林。细一点的,竹节密一点的,真一点的,两年以上的,这就是当时选竿的标准。迷信一点的出去砍支竿子还得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具说赤口是最佳的砍竿日子,并且要一刀砍断,不然用它钓鱼时鱼口杂乱,这天砍制的鱼竿肯起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前辈们这样子说了我也就信了。钓竿什么的都是自己亲着亲为,现在想想还有点怀恋,感觉这样子的鱼竿才是自己所想要的。不过这早也成为过去,很多很多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竹鱼竿,一线双钩,一个泡沫或烂拖鞋底剪制的浮漂外加保险丝锤扁的铅坠就是我们的装备。鱼护也是用竹密编制而成的,体型怪怪的,我们称之为巴笼。钓饵是土里挖的蚯蚓或河里捞的小虫小虾。在农村最常见的玉米我们是很少用的,因为钓大鱼对我们来说比较奢侈,或许是因为我们也比较知足吧!知足者常乐对于我们有点那意思。偶尔能钓到三斤以上的都是很幸运的了。不是说大鱼不好钓,是我们各方面都差,再说也没有对大鱼有太多的追求。奇怪的是大鱼会经常咬钩,只不过拉不上岸而已。那时候我们的主要目标鱼都是个体不大的鱼类,比如马口,刺疙疤,二胡子,鲫鱼等。说起钓鲫鱼,能钓起一斤多的鲫鱼是最开心的事,那也是常事,偶尔一天能上好几条。

现在钓个鱼装备又多,什么都讲究精细,调个漂都得搞半天,那个时候哪里懂得这些。线号不分大小,钩子无论型号,漂不管吃铅量,铅不论克数,有就行了。线组还是一样的线组只不过搭配不一样而已。铅坠重量大于漂的浮力就行,捋浮漂来将就,所以就没有调钓一说。可就是这样鱼还照样上,爆护是常态。而现在呢?难道有的东西一点也不值得我们去反思?

条件不过如此,夜钓照样搞起。没有夜光漂更没有夜钓灯。刺疙疤和二胡子是我们的夜钓鱼种。钓友们可以把我说的刺疙疤当作是黄辣丁,只不过刺疙疤也在我们当地消失而之后的黄辣丁却有了,还在。消失的鱼种还少吗?新增的也不少?为什么呢?为了钓这种鱼我们在下午五点左右就得收起装备:两支鱼竿,一个巴笼,一袋蚯蚓,一支装电池的手电筒和一暂煤油灯。轻装上阵,要在天黑之前徒步赶到钓点,大概也就七八公里路。这种鱼每个钓位钓上几条就得走,所以我们选择从远处往家的方向走。一去一回差不多就是一个晚上。鱼获嘛基本在五斤左右。这就是我那时的夜钓,傻傻的,什么也不懂,前辈们叫走就走,但总能比他们多钓上那么几条。

这样的钓鱼早也成为过去式,但钓鱼一直钓到了现在。有的东西过去了再也找不回来,过去的就让它成为美好的回忆。经历着的要懂得去享受和珍惜。未来的无惧的去面对。钓鱼人的一生永远没有胆怯,至于能不能爆护那也无所谓,只管去钓就行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圳钓鱼俱乐部 » 钓鱼最初的记忆,钓友有没有这样钓过鱼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