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钓起始于冬古港

海钓起始于冬古港

与海有缘始于童年,出生在海滨城美丽的青岛,记得那时候父亲的部队家属院,就在青岛市市南区,靠近栈桥也就千余米的位置,每每夜幕降临,母亲总会领着我们踏浪浅海沿的滩涂之上,礁石上零星站有垂钓的人们,那是我对海钓最早的记忆;年尾岁初,与发妻拖着房车游弋于福建沿海,来到尚未过度开发的旅游打卡地——东山县,盘桓了几日来到享有盛名的冬古村的冬古渔港;有幸邂逅了户外达人——武汉市退休公务员郑老弟,浑然不觉他竟然是一名国家注册的垂钓老运动健将,黝黑的肤色、结实的体魄,你很难把他于体制内刚刚退出两个月联系起来;全部的海钓装备,配置新潮的机帆船,你很难辨别他竟然是千里之外,来此海钓养老的特立独行者;他风风火火的性格吸引着我;他立说立行的做派,让我们瞬间粘接在一起;他通透豁达的人生态度,让我很快成了言听计从的追随者。

“等稍微风平浪静了,你随我去海钓吧”!郑老弟甩过来一句没有寒暄的约请,我顺从的应允了;翌日清晨一觉从自然醒中爬了起来,郑老弟已经紧抻利落备好了全部行囊,草草填了一下肚子,我随着他向登岸码头走去,他很快从朋友泊船的海中驱艇过来,用竹竿钩住边,我挺身跳了上去,按要求我们穿好救生衣,向两公里外的养殖区进发;碧波万顷的海面上微风拂煦,平静的海面上偶有微波涟漪浮现,像是天公大海作美似的,机帆船在镜面般的海域驰骋着,船头劈风斩浪将平静的海面分开,螺旋桨强劲的动力下,绞起阵阵浪花,刺激、怡情、舒爽之感油然而生;“你感觉怎么样”郑老弟关切地问道,“感觉好极了!爽!”我脱口而出;实话说这只能在旅游海域才可以享受到的感觉,今日三生有幸,因与郑老弟的邂逅而乐享了!不远处一清晰可见一排排浮球、一排排漂浮绳索的养殖区,绿色点缀其中,渔民们、船只、帆板穿梭其中,一派忙碌的景象;这里是紫菜和鲍鱼养殖区,一望无际浩如烟海;间或有固定在养殖绳索上的小船,钓手们专注于吊具中;“老哥,有晕船的感觉么”郑老弟再次关切道,“没有,我非常享受这海上兜风的刺激”,“那就好,说明你不晕船,今天你的任务就是适应,然后再看看我怎么海钓”;他如数家珍般一件件将钓竿、鱼线、鱼钩和早已备妥的海虾,拿出安装调式;一招一式看上去是那样自如悠闲,无风三尺浪的海域中,时而暗流涌动将固定在绳索上的船只推向高处,时而将刚刚处于高处的船只推下谷底,随波逐流、随浪涌动,又像是叠装起伏的秋千——此起彼伏摇曳着,恍然之中我似乎明白了:与海有缘的我,今日才真真切切知道、感触到、见识到什么是海钓!冬古港邂逅武汉郑老弟,让我懂得了海钓,尝试了海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圳钓鱼俱乐部 » 海钓起始于冬古港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