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证钓鱼想法虽好,如何实施是个大问题,窝在芦苇丛扬竿谁知道?

本文探讨的钓鱼持证问题,笔者先分享几个事情。

前段时间钓友无意发现一个废弃的窑坑,起初谁也未曾相当里面有鱼,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扬竿,意外发现里面不仅鲫鱼成群,竟然还有甲鱼,立即在钓鱼圈子里疯狂传播。第二天意料之中的事情,至少来了十几个钓鱼人,有的三四只竿子齐发,有的专门用猪肝钓甲鱼,好不热闹。因为窑坑地处偏僻,加之水底碎石、破砖众多,否则撒网捕鱼的大军早就光临。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个多月,后来人渐渐少了,为何?主要原因是甲鱼垂钓难度大大提高,连续几日守候不见一个甲鱼吃口。住在附近的大爷闲聊说道,这个把月最少钓起400只左右的甲鱼,一个中年男子一个人收获了50多只,拿到市场卖了1000多元钱。笔者举这个例子,丝毫无批评钓鱼人做法的意思,野钓收获的渔获,大多也如此处理。笔者所以要表达的是,钓鱼的渔获虽然赶不上撒网者,但在特定的小水域依然能导致鱼量大减,这点笔者与其他钓友闲谈,大都有这样的体验。

另外,绝大部分钓友遵循留大放小的原则,钓鱼本是为娱乐,如果真为吃鱼,光花费在鱼竿、鱼饵,其他渔具装备的费用,吃一年的鱼也没问题。但依然有极个别钓友,大小通杀,可能钓友有其他用途,这里不做过多批评,但建议放生小鱼:放生是为了更好地垂钓。

那么实行持证钓鱼的做法,是否可行,能否顺利得到实施?

不管是为钓鱼人,还是为保护资源的需要,笔者持证钓鱼是不错的举措。持证钓鱼,笔者认为可有效约束钓鱼人的行为,比如有个别钓鱼人将饵料包装袋随意丢弃,造成河道污染,但有了证件,再通过技术手段,可追溯到具体的人,起到很好的警示作用。当然具体的措施,需要系统研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但持证钓鱼,将有不小挑战

野外钓鱼,本身就是放飞自我的活动,钓鱼人追求的就是无拘无束的感觉。如果在人为设置一规则,体验大幅度降低。再者持证钓鱼难有操作性,为何?首先钓鱼本是随意的,可以连续几日垂钓,可以一年垂钓一次;可以在家门口的小河沟扬竿,可以在水库、湖泊架大炮。虽然是钓鱼,但性质差距不小,难度都需要证件?再者执行难,钓鱼者极为分散,这点钓鱼人深有体会。有时钓鱼人背靠芦苇丛,有时窝在一个角落,到底有证无证谁也不知道。另外许多钓友喜欢夜钓,这又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写在后面:持证钓鱼,目的是规范垂钓环境,而非单纯罚款了事

如果持证真能够规范垂钓环境,通过持证垂钓资源得到保护,其实相当部分钓友是支持的。而非单纯的罚款了事,这样就失去了持证的意义。正如笔者上文所讲,持证钓鱼实施有难度,不知道钓友是否有好的思路、方法。

原创:老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圳钓鱼俱乐部 » 持证钓鱼想法虽好,如何实施是个大问题,窝在芦苇丛扬竿谁知道?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